1. <ins id="sctoj"><pre id="sctoj"></pre></ins>
    2. <cite id="sctoj"></cite>

    3. <bdo id="sctoj"></bdo>
      <meter id="sctoj"></meter>
    4. WCG2013中國區總決賽

      隕落之殤:十四載WCG終回到原點

      2014-02-17 13:38  來源:其他  作者:IT時報  責任編輯:hexingsheng

      導讀: WCG這項歷經十四年風雨后、被譽為電競“奧運會”的全球性賽事,一個句號也是瞬間戛然而止,無情地帶走了眾多電競選手和愛好者的青春和夢想。不過,也許從贊助商模式開始的那一天起,就注定了WCG悲劇的命運。
      關鍵詞:WCG

      WCG

        WCG這項歷經十四年風雨后、被譽為電競“奧運會”的全球性賽事,一個句號也是瞬間戛然而止,無情地帶走了眾多電競選手和愛好者的青春和夢想。不過,也許從贊助商模式開始的那一天起,就注定了WCG悲劇的命運。

        別了,和WCG一起度過的青春

        WCG(World Cyber Games)全名“世界電子競技大賽”,創辦于2000年,每年吸引百萬余人關注,也伴隨許多80后、90后電競愛好者度過了一段美好時光。“人皇”李曉峰(SKY)于2005年在WCG總決賽《魔獸爭霸3》項目首次奪冠,整整十四年間,中國團隊共獲得13冠11亞的佳績,WCG帶給游戲玩家的激動回憶,不亞于看到中國隊在奧運會上爭金奪銀。

        “用再多的言語也難以表達心中的酸楚,只想大哭一場。”為中國贏得首個世界冠軍的李曉峰對《IT時報》記者說,“對我而言,WCG不僅僅是一項賽事,而是一段青春,是一段奮斗的歷程,一段和許許多多好友們共同走過的美好回憶。”對于李曉峰等“老一輩”的電競選手而言,比賽絕不只是一個賺取獎金的機會,更是一個證明自己的舞臺。“尤其是在WCG這類世界級的舞臺上競技,當你擊敗了各路高手榮膺冠軍時,這份自豪感和榮譽感是難以言喻的。”

        iG電子競技俱樂部《星際爭霸2》項目領隊兼教練吳軍(EdIsOn)聽聞WCG停辦噩耗之后,第一感覺是不甘心。“WCG星際2存在了三年,中國選手第一年亞軍,第二年季軍、第三年殿軍,一年不如一年,而冠軍全被韓國拿下,如今WCG突然停辦,原先的奮斗目標突然沒了,讓人頗為失落!”

        對于電競選手、從業人員和電競愛好者而言,WCG的意義已經超出了賽事的本身,它更是一種電競理念和精神的傳承。WCG中國區主辦方NeoTV副總裁王玨說,是WCG提出了“ESPORTS”這個詞。為此,無數的熱血青年投入了這個夢想。

        三星曾希望將WCG改成手游比賽

        WCG的謝幕,最大原因來自于贊助商三星的撤出。在網絡上,一些玩家質疑騰訊在這些年中過度植入自家游戲,讓WCG變了味,也惹惱了三星;也有人埋怨三星過河拆橋,借助WCG將自己發展壯大之后,便拂袖而去。不過,上海動感之屋電競俱樂部負責人許如灶指出,三星也好、騰訊也好,都不值得嗔怪,因為這就是WCG的宿命。

        許如灶對《IT時報》記者說,1998年韓國金融危機后,三星作為韓國高新技術公司的代表,開始探索一條復興的道路。當時其銷量較大的是顯示器產品,為了做好市場行銷,三星通過砸錢舉辦WCG,快速讓其品牌深入人心,到2004年WCG走出韓國到美國舉辦時,已經有了電競奧運會的美譽。“不過,隨著2008三星漸漸將產品重心轉向電視和智能手機,對WCG的重視程度每況愈下。”三星曾經向組委會提議將WCG改成手游比賽,但遭到拒絕。

        逐利,是企業的天性。一項由贊助商主導的賽事,難以成為真正的“奧運會”賽事。“從三星的角度而言,在這十年間它已經得到了想要的營銷效果;而對于騰訊(565.5,17.00, 3.10%, 實時行情)等企業來說,他們贊助WCG是為了讓自己旗下的游戲成為正式比賽項目,增加游戲影響力,把品牌推廣到全球。只不過,這種相對激進的做法,比起三星潛移默化的營銷,進一步加速了WCG的死亡。”許如灶舉了一個例子,F1賽事固然精彩,但如果賽道上全都是寶馬或豐田賽車,恐怕也會無人問津。

        后WCG時代何去何從?

        依靠贊助商模式的WCG壽終正寢了,未來電競賽事走向何方?中國知名電競人劉洋(BBking)指出,從目前來看,由騰訊、完美等廠商贊助的電競賽事較為紅火,它們不差錢,但只推自家游戲,短期內利益明確、效果直接,但是大家各自為陣,發展水平參差不齊,商業綁架意味更濃。

        許如灶對《IT時報》記者說,“最好的方法是由國家或行業協會來主導,延續一項類似于WCG的綜合性競技賽事,不過目前來看,難度很大。”

        易觀國際分析師薛永鋒指出,在中國,電競運動處于尷尬境地,面臨著社會各方的種種質疑和指責,政府則采取觀望態度;如果仍然由一家企業來牽頭,難度不小。

        從目前來看,WCG的離去將加速國內電競的分崩離析,各個項目各自為陣。俱樂部、從業者或許要失業或改行了。劉洋認為,2014年會有相當多的電子競技從業人員離開這個行業,不僅是選手,從上到下很多臺前幕后人員都將被迫離開。

      黄色视频看看